骑手回应“大米不加价不给送”(上海骑手日收入过万)

在上海疫情期间,骑手为上海市民运输了大量生活物资,有媒体报道,目前上海部分骑手可日收入过万,但近日有一段视频在网上引发热议,一名骑手向客户表示“大米不加价不给送”,对此该骑手也做出了回应,下面大家就和

在上海疫情期间,骑手为上海市民运输了大量生活物资,有媒体报道,目前上海部分骑手可日收入过万,但近日有一段视频在网上引发热议,一名骑手向客户表示“大米不加价不给送”,对此该骑手也做出了回应,下面大家就和久久派小编一起了解一下骑手回应“大米不加价不给送”上海骑手日收入过万

骑手回应“大米不加价不给送”(上海骑手日收入过万)

骑手回应“大米不加价不给送”

近日,一段视频迅速在网上传播。视频中,一名外卖骑手在电话中告诉对方“你是(送)大米的,不加价我不帮你送……”疑似向客户要求送餐加价,迅速引发广泛关注。事件真相到底如何?

记者辗转联系到当事骑手张宏,对于这段视频以及网友的评论,张宏(化名)表示自己也很委屈,“事情并不像大家想的那样。”他说。

张宏是上海的一名外卖骑手,他说,这件事发生在4月10日下午,当时他接到系统的派单,都是该商家的单,共有10多单。最初他以为送的是米饭,结果到了后才发现,是要送袋装的大米,一袋10斤重,加起来共有40斤。

张宏解释说,如果他把这几十斤的大米按照正常餐品送出去,也只能拿送餐的配送费,但送几十斤大米的难度,明显比送几份餐要高得多。一气之下,他便打电话问商家为什么要把袋装大米放到餐品来配送,商家却说你爱送不送,最后因太愤怒说了加价的话。

在视频流传至网上后,张宏觉得自己很委屈,但也意识到自己的处理方式不对。事后,站点对他进行了批评教育。

经核实了解,按外卖平台规定,袋装大米是不能作为餐饮商家的商品在外卖平台进行销售的,因为餐食和袋装大米的重量差异很大,骑手配送费计费方式也不同。此事件系骑手在接单后发现原本的大米饭为袋装大包大米后,就与商户发生纠纷。目前,该商家已因为超范围经营被下线整改。

外卖平台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,近期因受疫情影响,上海跑腿订单激增,同时跑单骑手紧缺,部分市民可能会通过增加小费的方式,鼓励骑手接单,但如果骑手私下向商家或用户多收取运费、私下收取货款,这类行为均属于红线违规行为,一经核实,该骑手账号将被永久封禁。此前,当地已开展多轮配送违规行为的排查。

顺丰官方声明:上海配送骑手日收入过万,7成为打赏

4月11日,顺丰发情况说明称,近日,网传图片显示一顺丰同城骑士4月9日实际收入10067.75元,经我们后台查询后确认,该顺丰同城骑士共完成60笔同城配送订单,系企业用户下单,订单佣金计提总额达10067.75元。

其中基础佣金534元,各类特殊奖励约1678元,用户打赏约7856元。

也就是说,该骑士平均每单不含打赏收入为约369元,平均每单获得打赏约131元。

骑手回应“大米不加价不给送”(上海骑手日收入过万)

网民评论两极分化

据北京日报,除了上述日入过万的案例外,网上也有诸如“4月以来骑手最高月入过4万元”“一单加价800元”“6公里代拿狗粮,一公里80元”“运费5000元闪送无人机”等截图流传。

对此,部分网友认为,疫情期间冒着危险挣钱,多劳多得,可以理解。

人民快评:理性看待快递小哥日入万元。认为日入万元毕竟只是个例,也只是一个阶段的产物。对于快递小哥来说,只要他们挣了该挣的,依靠劳动付出赚到的血汗钱谁也无权指责,更无可厚非。

红星评论:骑手“日入过万”,只要合规就该赚。文章认为,战疫两年多,被称为“最美逆行者”的配送小哥也有养家糊口的现实需求。不经他人苦,莫劝他人善。人们不该对一时的高收入刻薄尖酸。只要收费正规、机制合规,不违反地区防疫政策,这也是畅通微循环的有益尝试。

不过,亦有评论质疑打赏是否出于用户自愿?不少自称上海的网友评论表示,有时打赏到100元、200元都无人接单。

是否只有高额打赏才会接单,官方客服回应称,“平台并无此规定,用户可视其紧急程度打赏”。据顺丰同城小程序显示,下单时打赏最低为1元,最高25元,但在等待接单过程中还可自主选择继续打赏。

有评论指出,问题的根本原因不在于快递员,而是公司和平台在打赏金额上应做上限规定,且有必要规范快递员无合理理由拒不接单的行为。

有主流媒体表示,对于打赏是否基于“自愿”、骑手哄抬物价的质疑,平台方也不能仅靠晒账单撇清干系,而应及时介入,构建更为科学合理的定价体系,为化解供需矛盾而努力。

舆论关注配送难题

在4月9日上午举行的上海市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,上海市商务委主任顾军表示,2500万市民生活物资保障工作,是打赢疫情防控攻坚战的基础和关键,目前最后一公里和最后一百米矛盾比较突出。

上海某社区工作人员称,现在上海各个平台能负责配送的骑手运力有限,所以会出现供不应求、只能不断加价即打赏费用的现象。“目前像顺丰、盒马、叮咚这种保证物资配送的公司,才能获批类似出入证的证件,只有配送员有证才能出入小区工作。”

北京日报发文指出,近期,部分城市因为疫情原因出现末端配送运力不足的情况,同城配送的费用问题也成为关注焦点。

有自媒体在上海测试发现,如果不加价想快速被接单是有很大难度,加价似乎成了一种无奈的选择。由于原定的基础费用太低,与实际情况不匹配。平台方应该针对目前的特殊情况,对配送费作出合理的调整。没有秩序和规则的打赏虽然能灵活调动跑腿小哥的积极性,但却容易失去公平性。懂得耍心眼的人挣钱了,老老实实出力的人却得不到应有的回报,这不应该。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请发送邮件至 5733401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fajihao.com/i/256.html

(0)
星空的头像星空
上一篇 2022-04-14
下一篇 2022-04-14

相关推荐